主管:中央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四川省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承办:四川省新闻中心

登陆 | 注册   呼啦论坛   旧版回顾   返回首页

汉魏南北朝乐府清赏之十九

发表时间:2017-02-24    来源:国学网

  南朝乐府·吴声歌

  团扇郎歌(之四)

  团扇薄不摇,窈窕摇蒲葵。

  相怜中道罢,定是阿谁非。

  团扇郎歌(之七)

  团扇复团扇,持许自障面。

  憔悴无复理,羞与郎相见。

  此歌见于宋人郭茂倩的《乐府诗集》南朝乐府中的“吴声歌”,共十首。其中注明为无名氏者有七首,这里选录的是第四首和第七首。至于《团扇郎歌》的原创,据说是东晋著名书法家王羲之之侄儿、中书令王珉嫂嫂的婢女谢芳姿。关于它的记载,最早见于《宋书·乐志》:

  《团扇歌》者,晋中书令王珉与嫂婢有爱,情好笃甚。嫂捶挞过苦。婢善歌,而珉好捉白团扇,故制此歌。

  此段记录过于简单,据此我们只知道它是私情的产物,作者是一位下层婢女,与东晋中书令王珉有关。至于这位下层婢女叫什么名字,这首歌是如何产生的,都没有记载。更因为未录《团扇歌》词,我们无从知道现存的八首《团扇歌》是否就是王珉嫂婢的原词。到了陈代释智匠的《古今乐录》,记载就详细多了:

  《团扇歌》者,晋中书令王珉捉白团扇,与嫂婢谢芳姿有爱,情好笃甚。嫂捶挞婢过苦。王东亭(王珉之兄王珣,号东亭)闻而止之。芳姿素善歌,嫂令歌一曲,当赦之。应声歌曰:“白团扇,辛苦五流连,是郎眼所见”。珉闻,更问之:“汝歌何遗”?芳姿即改云:“白团扇,憔悴非昔容,羞于郎相见”。后人因而歌之。

  这段记载说得较为清楚:团扇歌的得名是因为歌中的主人公之一晋中书令王珉手中喜欢拿个白团扇,歌曲的作者是其兄王珣妻子的婢女谢芳姿。因为谢与王珉私通遭到王珣妻子的责打,被王珣发现后制止。王珣妻子令谢芳姿唱一首歌作为补过。于是谢就创作了这首歌。歌中以“白团扇”借代情人王珉,用“辛苦五流连,是郎眼所见”来表达自己这段偷情时日情感上的煎熬。王珉并不知道唱歌的背景,询问谢芳姿为何不接着唱下去?于是谢则改口唱到,因为自己现在形容憔悴,羞于再见情郎,所以不打算再与王珉相见了。这段故事虽意在赞叹谢芳姿的机灵聪慧,但也反映了与权贵交好的下层妇女内心的自卑和不安全感。但《乐府诗集》中所载的七首《白团扇》民歌与谢芳姿所唱的两首歌词并不相同,可见记中所云的“后人因而歌之”是取其音调,而非承袭其歌词。但是,大概是受了谢作的影响,这七首《团扇郎歌》也是反映一种地位悬殊的爱情,大概发生在城市下层妇女与贵族子弟之间。这两首歌中的女主人公都以团扇自喻,但主题、表现角度以及主人公的性格、情态都各不相同,表现出南朝乐府“吴声歌”的丰富多样性。

  

20141207_005

20141207_005

 

  《团扇郎歌》

  第一首(《乐府诗集》中第四首)以被弃为喻,怨怪对方的负心和对己的不公正。以团扇喻弃妇,这并不起于南朝乐府,早在汉乐府相和歌中就有一首《怨歌行》,《文选》、《玉台新咏》和《乐府诗集》将其作者皆题为汉成帝妃班婕妤,但作为上述记载的依据班固的《汉书·班捷妤传》中只录了班婕妤的《自悼赋》、《怨歌行》和《捣素赋》,并未提到怨诗,更没有录下这首《怨歌行》。因此这首歌可能是古辞,抒写的是民间某个弃妇的怨苦。因其内容、情节与班婕妤的身世极其相近,所以被后人附会成班婕妤所作。诗中的女主人以霜雪般鲜洁的团扇来比喻自己出嫁时的美好,以“出入君怀袖”来比喻男子当年对自己的恩宠,用“常恐秋节至”来表露自己对未来的担心,以“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来证实自己的担心和谴责对方的薄幸。但与汉乐府这首《怨歌行》相比,南朝乐府中这首《团扇郎歌》(之四)有两点明显的不同:

编辑:谭希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