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记者 >> 小记者文学吧 >> 小学 >> 写景壮物 >> 正文
 

[写景状物]欧珮雯:犬命

www.kids21.cn 来源:未成年人网 2016-08-16 09:51:00 手机看新闻,欢迎登陆中国首个未成年人手机门户--呼啦圈 手机登陆:wap.kids21.cn

  四川省威远县新场镇中心学校六(2)班:欧珮雯  指导老师:郑秀

  (一)

  维奇是一条全身乌黑的公狗,它的小主人是小姑娘灵儿。维奇的外表也不辜负它那好听而灵气的名字,它全身乌黑发亮,连一点杂毛也没有,油光光的毛发就像抹了猪油一样。维奇十分有灵性,只要灵儿轻轻地叫一声“维奇”,它就马上赶到,总是对主人忠心耿耿。维奇深情地爱着可爱活泼的灵儿,并决定要用自己的生命来保护灵儿,因为灵儿曾救过维奇不堪一击的生命。

  那是一个寒风刺骨的冬天,整天腆着大肚子的母狗金花终于分娩了,金花是一条母野狗,森林里的山洞是她理想的产房,可是还没来得及回到山洞,肚子里的小宝宝就已经探头探脑的往外窜了。金花也没有想到会这么早产,给她来了个措手不及,刚刚自己还在追杀一只瘸灰兔呢,眼看马上就要到手了,突然肚子像钻心一样疼,金花不得不放弃灰兔,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忐忑不安地想:“不会是动了胎气了吧?”

  绞心的疼痛打断了金花的猜想,它的脸痛苦的扭曲在了一起。一只只柔软的小家伙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看看外面这个美丽的世界了,“怎么办?快生了!”金花环顾四周,看有没有临时的产房,忽然,它眼前一亮,看到了一个黑黑的树洞。金花忍着疼痛摇摇晃晃地走进了树洞,树洞还算大,但和山洞是无法比较的。树洞里非常阴冷潮湿,一点不温暖,但还是得将就了。树洞里传来金花痛苦的呻吟声,还有小狗宝宝催促似的叫声,到最后一只小狗宝宝出来了,出现了一点点问题,小狗宝宝身体太虚弱,不会自己使劲,卡住了。金花只好自己使劲,好不容易,小狗终于露出了小小的脑袋,金花小心翼翼的用狗爪子把狗宝宝的脑袋拉住,慢慢把小狗拉了出来,痛苦终于平息了。金花用嘴把小狗宝宝们的脐带咬断,用舌头把小狗宝宝全部仔细的舔了个遍,小狗宝宝们饿得发慌了,叫个不停,寻找母亲芬芳的乳房,金花低下头,一个一个把小狗小心地叼到自己的乳房前,小狗宝宝们拼命地吮吸起来。

  幸好自己早上捕猎了两只兔子,肉质鲜美,大而肥,让自己的乳房变得像四只成熟的香柚,才能让小宝贝们饱餐一顿,金花慈爱的目光在小狗宝贝身上扫来扫去,一共有四只小宝贝。第一只长得圆头圆脑,胖嘟嘟的;第二只长的很健康,也胖胖的;第三只就偏瘦一点儿了,但也没什么大碍;第四只力气好小哦,好虚弱,应该是最后那只小狗宝贝吧!金花的目光落在最小最弱的小狗宝宝身上,用舌头轻轻梳理小狗的皮毛,就这只小狗的皮毛是黑油油的,有一种不畏黑暗的骨气,金花温柔地笑了笑,侧着身,垂下头,安静地休息。

  (二)

  也许是血腥味太浓,引来了一只饥饿的豺,豺的肚子扁扁的,显然几天也没有捕到猎物了。豺蹑手蹑脚的跑到离树洞大约三十米左右的地方,偷偷窥视树洞里的情况,有一只刚刚分娩的母狗,还有四只小狗崽子。刚刚才出生的小狗可是鲜皮嫩肉,绝对的美味佳肴,豺看着四只小狗,口水直往下流,它舔了舔干涩的嘴唇,狡黠的小眼睛骨溜一转,一计升上心头。

  豺大摇大摆地走到离树洞十米的位置,发出一声嚎叫,“嗷——呦——”并摆出一副准备扑咬的姿势。金花猛的站起来,“呜——汪!”别打我宝宝的主意,快滚,不然对你不客气了!可是豺不仅没走,还前进了几米,减少了和金花之间的距离。豺挑衅地朝金花叫了几声。金花明白自己是绝对打不过豺的,刚刚分娩,身体极虚弱,但也绝不能让自己的小宝宝受到任何伤害。金花强装着自己十分凶猛,不甘落后。金花缓缓地移了位置,让自己的身体紧紧堵在洞口,不让豺有任何机会。豺迅速的跑到洞口,豺眼和狗眼互相对视,充满敌意。金花的眼睛一刻也不离开豺的身上,继续发出愤怒的叫声。这是一支经验丰富的豺,见母狗这副愤怒的模样,装作害怕的样子,朝后退了几步,狡黠的眼睛一转一转的,又想了一个主意。

  突然,豺捂住肚子,往后趔趔趄趄地退了几步,一阵凛冽的北风吹来,它腿一软,跌倒在雪地里,挣扎了一会儿,可似乎生命已经衰弱,力气已经耗尽,被风刮得滚了五六米远。豺知道身前的母狗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看,它尽量使自己的动作,逼真一点,四爪朝天地躺在雪地里,双眼翻白,肩胛抽搐,嘴角涌出白沫,一幅标准的垂死状。

  装死是豺的拿手好戏,它在这方面的演技可以算是炉火纯青了。两年前,它被一个壮实的猎人和大黄狗逼到悬崖上,身体被狗咬得鲜血淋漓,可以说是身陷绝境,必死无疑了。它也这样装死,猎人和大黄狗都信以为真。猎人忙着捡柴生火,准备剥豺皮煮豺肉,它突然“活”了过来,从猎人和大黄狗中间穿了过去。等目瞪口呆的猎人和狗从惊诧的中回过神来,它已经逃到安全地带。

  豺觉得自己这次装死,比上次还逼真,母狗应该会上当。果然,母狗警惕的眼光放松了下来,朝自己慢慢地逼近了,大鱼再聪明,也会上钩的,豺暗暗自喜。

  (三)

  金花看了看远处死于非命的豺,对豺怀有了同情怜悯的心情,但看看自己扁扁的肚子,“我对这个老天给的馅饼也就不客气了,吃饱了好给宝宝们喂甘甜的乳汁,一个个要长得胖乎乎的,等小宝宝们睁开了眼睛,我要教他们生活的小技巧,让他们变得和他们爸爸一样凶猛强壮。”金花的联想最终拉回了现实,它走到豺身边,准备扑食,狗牙快碰到豺肚皮了。说时迟,那时快,豺翻滚到了另一头,金花呆若木鸡地站在原地。豺灵敏地一跃,扑到了金花的背上,用爪子狠狠地抓住,背被豺抓出了血痕,金花这才反应过来,虽然自己身体虚弱,但是也要背水一战,这只狡猾的红豺,真是欺狗太甚!金花一翻身,把豺摔倒在地,豺迅速爬起来才躲过了一劫,那样子狼狈极了。金花得意地叫了几声,十分坚决,“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为了宝贝们,我给你拼了!”金花扑到了来不及躲闪的豺身上,狠狠地用狗牙咬下了一块血淋淋的豺肉,在豺面前晃了晃,鄙视地望着豺,“我要让你见识见识狗的厉害,给你一个下马威,趁时间,还不快滚,别来骚扰我们了。”

  豺不愿让叼在嘴里的肉丢了,和金花扑咬了起来,金花也不甘示弱。

  豺妙计很多,独门功夫也不少。其中把猎物的肠子从肛门拉出是最管用的,也是最残忍的,豺不愿放弃这次展示功夫的机会,说干就干。豺的身上已经鲜血淋漓,假装被金花咬得失魂落魄,逃出去十米远,害怕得浑身发抖。

  金花以为豺害怕了,洋洋得意地昂着头,加快步子朝豺奔去,它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的虚弱,“汪——”尖锐的狗叫声中,豺在心中狞笑,“这只笨狗,刚刚被骗差点儿送命,现在又要上钩了,才分娩了,就要和强壮的红豺相斗,真是不自量力!”金花担负着保护孩子的责任,便不顾一切的扑向豺,豺狡猾地一笑,机灵地躲开,窜到了一边。金花这才反应过来,一种被屡次欺骗的愤怒涌上心头,但已经来不及了,豺猛地一跃,在空中划出一个美丽又邪恶的曲线,豺尾一摇,稳稳地落在了金花的背上。

  接下来的一幕让人惨不忍睹。红豺用尖锐的爪子抠住狗背,背上拉出了长长地血痕,鲜血喷涌而出,红艳的血,喷香的血,把红豺刺激得充满野性,血红的双眼瞪着溜圆,杀气腾腾,面对这香香的血,豺舌一舔一舔的,口水直流。金花痛苦地惊叫一声,仿佛整块狗皮都脱落了,一种不祥的预感闪过脑海。豺为了保持平衡,索性拉住了金花的耳朵,金花奋力挣扎,“嘶——”一声脆响,耳朵掉落下来,金花惨叫一声,转过身反抗。

  豺的位置在上方,更占优势,金花不但没咬到一根豺毛,而且还咬了个空,摔了个狗啃泥。豺趁机扑到金花身上,咬下一大块血淋淋的狗肉,像胜利的旗帜,叼在嘴里。金花脑袋一阵眩晕,可能是失血过多,身体虚弱,又遭受了红豺的攻击,金花的腿有些发软,不能平衡身体了。豺使劲地扑向了虚弱得站立不稳的金花,金花遭受不住巨大的冲力,被撞出去几米远。豺丝毫不心慈手软,冲到金花脑袋旁,伸出锋利的豺爪,在金花睁大的眼睛上用力一抠,一只圆圆的眼球被扯了下来,在黑黑的眼洞下晃来晃去,显出无限哀痛,金花一瞬间变成了独眼狗。

  (四)

  金花发出撕心裂肺的叫声,用爪子捂住左眼,在地上痛苦地翻滚。豺欢快地“嗷——嗷——”叫着,把金花痛苦的呻吟淹没了。“你这只不知天高地厚的臭狗,刚刚的神气劲儿怎么没了?哼,休怪我无情,现在把你的左眼挖去了,更好解决,你就坐以待毙吧!”红豺扑到金花背上,锋利的豺爪“嗖——”的一声捅进了狗的肛门,在里面摸索着肠子。“哗啦——”,一大串狗肠被快速地拉了出来。

  金花望着自己花花绿绿的肠子,一阵绞心的疼痛涌上心头,好似千刀万剐,又似痛心切骨,五脏六腑好像都被一节一节地割掉,一寸一寸地断掉,煞是难忍。金花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但是它拼命忍住,因为还有四只小宝宝正嗷嗷待哺,绝不能让可恶的豺得逞。失血过多的金花仍然坚持着,想到了一个既绝妙,又可以以牙还牙的办法。豺紧盯着奄奄一息的金花,因为一般的猎物把肠子一拉出来,过不了一会儿就会死掉,这样就可以不顾一切的品尝那些入口就化的狗崽子,填填饥饿的肚子了!豺脸上闪过不易察觉的奸笑。金花晃了晃脑袋,一头扎在雪地里,豺便大摇大摆的走向树洞。金花冷笑着“我要以牙还牙,要这只可恶的红豺也见识一下狗的智慧,让它追悔莫及!”豺头也不回地走到离树洞几米远的地方,金花也直起虚弱的身体,拖着肠子,蹑手蹑脚地走向得意忘形的红豺。

  豺丝毫没有察觉,当它走到树洞口,正准备低下身叼狗崽,忽然,身后传来了物体划过空气的声音,它急忙转身,被眼前的一幕愣住了。金花扑了上来,肠子在身后摇晃,仿佛随时都会断掉,它要用尽最后的力量保护孩子,不然,做灵魂也不会安息。当豺回过神来,金花已经扑到了豺的背上,张开尖利的牙齿,带着仇恨,一口咬了下去。金花永远地盖上了眼帘,它完成了它的使命。金花的尸体从豺的背上滑落下来,牙齿因为咬得太重,太使劲,没法分开。豺在金花的尸体上又抓又咬,狗毛飞扬,狗血飞洒,金花的牙始终没张开。豺折腾了一会儿,被狗牙咬得豺毛脱落,鲜血直流。豺抽搐了一下,死在了金花的牙齿下,金花成功了,和红豺同归于尽。

  (五)

  置身在死亡的气息之中.风儿“呼呼”地刮着,刮在金花冰冷的尸首上,它去了一个美丽的地方,它再也不能陪伴自己的孩子了。风儿吹进了漆黑的树洞,吹在狗宝宝们裸露的皮肉上,小狗宝宝们被吹醒了,个个打了一个哈欠,伸了一个懒腰,茫然地寻找乳汁的来源。一只胖胖的小狗宝宝似乎等得不耐烦了,“呜呜”地叫了起来,轻轻的风儿吹来,夹杂着一丝乳汁的芬芳,胖狗宝宝悄悄地随着香味爬出了安全的树洞,到了一个危险的世界。狗宝宝还没睁开眼,只能靠灵敏的嗅觉来辨别方向。

  胖狗宝宝靠着嗅觉慢慢地爬到了金花身边,冷风把它吹得瑟瑟发抖。胖狗狗钻到金花冰冷的身体下,寻找乳汁,但哪有乳汁,这里只经历了一场生死的搏斗,只有天知道,只有地知道。

  树洞中传来了两只小狗生气的犬吠,它们纷纷从树洞中爬了出来,嗅着爬到了金花的身体下,和胖狗宝宝一起寻找。树洞中的一只瘦弱的小狗仍然踌躇不前。

  一阵枪声打破了寂静,一位英勇的猎人带着他的猎犬出现在森林中。猎犬嗅到了猎物的味道,带领着他的主人极速赶来,却发现是一只死豺,猎犬还闻到了同类的气息,原来,在死豺的肚子下有一只已故去的母狗,不对,猎犬凭直觉告诉自己,还有生命的迹象。猎犬围着豺和母狗转了几圈,徘徊着。它猛地跳到豺的身边,把豺拖到了一边。猎犬小心翼翼地把母狗也拖到了一边,眼前的一幕令它吃惊:三只身上赤裸裸的小狗依偎在一起,互相给予温暖,冻得浑身打颤,让人产生怜爱。猎犬顿时从高大威武变得慈祥和蔼。猎犬用慈爱的目光看着小狗们,对主人连声吼叫。主人知道自己最信任的猎犬肯定有所收获,火速赶来,看到了三只可爱的小狗宝宝。猎人大吃一惊,但看了看母狗和豺的尸体,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猎人脱下自己的棉衣,爱怜地把小狗们一个一个抱进棉衣,裹了起来,这样就不会冻坏小狗了。善良的猎人在心中对自己说:“我一定要把这三只小狗养大,把它们训练成三只出色的猎犬,为我捕来好东西,要天天赏赐它们一大块牛肉,把它们养得壮壮的。”猎人兴奋地提起棉衣,披着晚霞,离开了森林。

  (六)

  今天的晚霞特别美,棵棵青草都染上了淡淡的红色,远处的山峰放着金光,更是光辉夺目。阴冷的树洞中,一只小狗赤裸着身体,因饥饿,奄奄一息地发出细微的呼吸声。小狗稚嫩的身体被冻得通红,它撑不了多久了,它将在这么美丽的晚霞中被冻死,死神已向它挥手。

  忽然,一双温暖的小手把它从死神手中拉了出来,它怯怯地往后缩了缩,它感觉到了那双小手的温暖,如同雪中送炭,它沉沉地睡着了。

  一股奶香扑鼻而来,小狗扇动着鼻翼,寻找奶香从何而来。一个女孩正手端着一碗羊奶,深情地凝望着它。“狗狗,你醒了呀。”女孩轻轻地说,生怕吓到小狗。小狗胆怯地往后缩了缩,女孩小心翼翼地把小狗抱在自己怀中,轻轻地抚摸小狗黑黑的毛发,安抚着小狗的心灵。“来,这是我家养母的奶,很香的!”女孩把碗端起来,把碗边靠近小狗的嘴巴,一阵浓浓的奶香,小狗迫不及待地吮吸起来,“慢点儿,慢点儿!”女孩抚摸着小狗的尾巴,屋中回荡着小女孩银铃般的笑声。“我叫灵儿,我们交个朋友吧!对了,你应该还没有名字,叫你维奇好了。”说完,灵儿露出了甜美的微笑。

  (七)

  经过灵儿的精心培养,维奇已经变成一条出色的猎犬。它凶猛无比,扑咬猎物毫不犹豫,但在灵儿跟前,维奇则温顺得像只小绵羊。荒凉的阿姆大草原上只住着灵儿一家人,他们整天其乐融融。灵儿没有好伙伴,她整天和猎犬维奇一起玩耍。

  维奇明白,它是灵儿从死神手中挽救回来的生命,不管遇到什么危险,它都会用生命去保护灵儿。

  空气中含有沃土的清香,一缕缕阳光在露珠的折射下,变得充满了缤纷的色彩。草原一望无际,绿得那么舒服,那么温馨,那么生机盎然。灵儿坐在嫩绿的青草上,深吸一口气,惬意地倒在“草床”上,维奇懒洋洋地睡在灵儿的身边,今天不知是灵儿玩性大发,还是看见下雨很兴奋,灵儿提出要到森林去玩一会儿的要求,维奇非常愿意,它从没看见灵儿像今天这样高兴过。维奇在前边带路,灵儿在后面小跑着,露珠沾在灵儿的衣裙上,头发上,看起来楚楚动人,过了一会儿,阿姆大森林便在远处若隐若现了。

  灵儿在森林中玩得特别开心,这里捧一束漂亮的野花,那里采一把迷人的百合。维奇没有闲着,它明白,有森林就有猛兽,它必须保持警惕。突然,维奇停下了脚步,空气中有一股豺的气味,有危险!维奇本能地叫了两声,可灵儿玩得太起劲,只对维奇笑了笑,没有停止脚步,维奇冲过去咬住灵儿的裤角,使劲向后拉,想使灵儿注意有危险,灵儿蹲下来,搂住维奇的脖子,笑眯眯地说:“维奇,没有什么危险,不用那么紧张的,乖——”“嗷——”恐怖的叫声,打断了灵儿的话,叫声很近,就在草丛的后面,灵儿脸上开心的神色顿时不见了踪影,她吓得脚发软,浑身不停地发抖,脸色苍白。

  维奇舔了舔灵儿的小手,安慰着她的心,它大胆的走上前,透过草的缝隙,看见了三只觅食的豺。这三只豺都饿得两眼发光,恨不得把自己的同伴干掉,它们的肚皮都贴到了后背上,豺使劲地嗅着气味,嘴馋得直流口水。维奇知道,灵儿的气味可能夹杂在空气中,这样会有生命危险,我要保护小主人。维奇转过头,深情地看了灵儿一眼,便闪电般冲出了草丛。

  维奇俯视着三只豺狗,豺小眼珠里射出贪婪凶残的绿光,分散开,形成一个三角形向维奇走来。维奇冷冷地瞧着为首的那只公豺狗。豺在维奇高大的身躯面前,显得那么猥琐,那么瘦弱,肚皮瘪得缩进腹内,恐怕已有几天没抓到猎物了。

  为首的公豺对后面两只豺说了什么,后面两只豺后腿微微弯曲,忽然嚎叫一声,左右夹击,一齐向维奇扑来,维奇不慌不忙,在空中扑向了左边的那只豺狗。维奇从下面攻击,很占优势,把豺扑在地上,张开尖利的牙齿,一刹那就把它的喉管咬断了。维奇迅速回过头,准备再攻击,但已经来不及了,豺在空中漂亮地旋了一圈,稳稳地落在了维奇的背上,豺尖锐的爪子撕破了维奇的皮毛,露出了红红的肉。豺闻到了血腥味,野性大发,使出了豺的“独门武器”。豺伸出爪子,快速地捅进维奇的肛门,“哗啦”一串花花绿绿的肠子被抓了出来,维奇感到一阵剧痛,忍住痛苦,把得意忘形的豺从背上甩了下来,豺摔了个四脚朝天,维奇一口咬断了它的脖子。

  “啊!”草丛后面传来了灵儿害怕的尖叫声,主人有危险!维奇受了重伤,死神已经在向它招手,它不能放弃,一定要让主人安然无恙的回家。维奇冲进了草丛,一只豺正在逼近灵儿,口水直流,根本无视维奇,维奇用自己最后一口气,扑向豺,咬住了豺的脖子,维奇永远闭上了眼睛。豺的脖子没有被咬断,它使劲撕咬维奇,黑色的狗毛在空中飘落,维奇的牙齿咬得很紧,不能松开。狗血撒了一地,豺渐渐没有了力气,一命呜呼了。

  晚霞的光彩照在维奇的身上,四周一片死的寂静。

本文关键词:
编辑:何恒昱

我要报料(有奖报料20-1000元)

热词:
Copyright © 2008-2011 kids21. All Rights Reserved. 未成年人网2008-2011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下载使用和建立镜像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加入我们 | 版权申明 | 网站合作 | 友情链接 | 在线投稿
京ICP备1003144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