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记者 >> 小记者文学吧 >> 主题征文 >> 正文
 

[诚信中国人]周迈:米缸

www.kids21.cn 来源:未成年人网 2016-04-07 09:11:00 手机看新闻,欢迎登陆中国首个未成年人手机门户--呼啦圈 手机登陆:wap.kids21.cn

  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长郡雨花外国语学校C1315班:周迈  指导老师:周阿颖

  “每件事都有它存在的意义,不要将它习以为常认为是一无是处,它不是生来便存在。”——致诚信

  窗外枇杷微绿,又是一年春。

  阿婆屋前那口老缸,难改斑驳。壁上早已脱落了星星点点棕色的釉,露出粗劣的瓷。淫雨拂过,缸底积了浅浅的一层水,映着青色的叶,泛着青色的萍。

  自我记事起,这缸便被置放在那棵低矮的枇杷树下,老缸是一个垂暮的老人,似与树相语,在荫庇下奄奄一息地吐出不清晰的故事。我也从不会去过问这缸——习以为常的东西,认为它本是生在那里。

  阿婆却对它极为珍爱,她从不会使用这缸,即使盛放干椒的竹筛再如何无地盛放,即使几尾鲜鱼急需容器安家,也即使让我与伙伴捉迷藏时在衣柜里上下蹿跳。她也绝不会让我们去玩弄那口缸。我有时不小心用小石子敲落了缸口边的一小块釉片,阿婆过来便是一阵嗔怪,继而用她粗糙的手抚摸受损的那块,如自己的孩子,爱惜又可惜。

  花褪残红青杏小,枝上柳绵吹又少。枇杷树上已挂满青绿,天边已是黄昏,夕阳在山头欲浮欲沉,像是妊娠,依然粘连成一个火红的椭圆。阿婆在树下择菜,我只见一团绿色在她手中分分合合。我傍着老缸,从后院鼓来凉爽的风,紧贴着缸的背有些冰凉。

  阿婆似乎想起了什么,眼里闪出了一些遗憾,她伸出一根手指——那儿,就在那儿,也就是这个时候,这口缸就是这么来的。

  阿婆那根被青菜浸得微微发绿的手指,指着菜畦旁那条小路。我直起了身子,满是疑惑,阿婆用浓重的低缓的乡音讲述了一段耐人寻味的时光。

  “嘿!大兄弟,帮我看一下这缸米,我东西掉路上了。”一个黝黑的壮汉向我屋前挥手,“瞧我这臭记性,你等会,我回去找找,马上回来,谢了啊!”说完就小跑着走了。

  我阿公在屋前抽旱烟,长吐了一口烟,哒吧哒吧嘴,欣然答应了。

  那时是一个闹饥荒的年代,这壮汉说不定是买了多少体力才得来这一小半缸米,它被一个破旧的板车拉着,停在了我家水泥塘上,

  也不知阿公抽了多少袋旱烟,那太阳从山头跌到山腰,直至完全沉潜,那人还没有来,那米,也还放在塘上,阿婆来叫阿公吃饭了,该闩门了,阿公顿一下“等我抽完这一袋,就走。”阿公到底还是没等来那个人,听屋旁吴大嫂说那人好像在路上被车轧死了——听说是跑的太快没看路。大嫂瞄了一下四周,支起手对阿公耳边小声说:“你看这样,我们俩把这米对半分了,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我也不出去讲……”阿公一脸厌恶的用手拨开她,刚想讲些什么,但还是没有开口。吴大嫂白了一眼,哼着气走进了自家。

  阿公晚上打开缸来看,掬起一捧米,白花花的似乎很可口,阿婆说家里的食粮也告急了,阿公膝下还有三个嗷嗷待脯的孩子,阿公迟疑了,那晚,他枕着月光,彻夜未眠。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阿公便在前院忙活了,身上绕着一圈雾,他用锄头在地里挖出了一个半圆的坑,用花布包住了那些米,栓紧,埋进了土里。直至土被填平,他把装米的那口缸压在了土上,稳稳地放平,挨着一棵低矮的枇杷树,他才如释重任。脸上的汗珠也豆大地往下掉,他顾不上擦,露出了宽坦的笑。他又可以坐在水泥塘前吧嗒吧嗒抽旱烟了,也不知抽了多少袋,那壮汉还没来,阿公不知在等什么,可能等的不只是那个壮汉了。

  阿婆话音落了,末了,我也怔怔地讲不出话。我知道阿婆心里想着什么,但她没有合适的辞藻来修饰与阐述——那个年代的质朴。

  我笑笑道,与其说这是质朴,倒不如说这是诚信与守诺,阿婆理解不了我的话,也只能点着头认同,于是我将它记下来,代替我阿婆讲述这段故事,我远远没有阿婆那种感同身受的炽热感情,但我能看到——她眼里的故事,濡湿的眼角泛起的微波,话音落了,故事仍在笔尖延续,诺言也还在那,不离不弃。

本文关键词:
编辑:ehehengyu

我要报料(有奖报料20-1000元)

热词:
Copyright © 2008-2011 kids21. All Rights Reserved. 未成年人网2008-2011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下载使用和建立镜像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加入我们 | 版权申明 | 网站合作 | 友情链接 | 在线投稿
京ICP备10031449号